Home 日本生活 (日劇) Unnatural Death #8 遙遠的家

(日劇) Unnatural Death #8 遙遠的家

by 落足東京・PENG
「獻給所有回不去的人們」(すべての帰れない人たちに捧げます。)
Unnatural Death #8 遙遠的家
有些事情一直耽擱的話,也許就不會有完結,這大概也是我一直拖著第八集心得的原因吧,自以為一直耽擱的話就能一直沉浸在有Unnatural的世界,啊哈哈哈。

第七集「殺人遊戲」讓我被這部日劇的劇情驚豔,而第八集「遙遠的家」則是讓我意識到編劇巧思(不好意思平常看劇都沒動腦),一集一個故事的劇情卻能把一開始的伏筆一路延伸到每一集。
第八集寫下了許多沒有地方回的故事,三澄、六郎或者中堂,可能都一直在尋找一個能被說:「歡迎回來(おかえり)」的地方吧?
三澄的弟弟秋彦說:「媽一直很在意,三澄家有沒有成為姊姊的(家)歸屬呢?即使姊姊的歸屬不是我們家,也希望你有其他能夠安心的歸屬。」
六郎被爸爸斷絕關係之後,回到UDI時大家說了:「歡迎回來(おかえり)」時,六郎情不自禁地流淚了。
我不知道哪一句能代表中堂在找歸屬,但我擅自地覺得中堂也在找一個能夠讓人安心的地方。
回到第八集主軸的火災現場,被當作火災主因(?)的9號遺體-三郎,為了拯救大樓其他人而喪生,希望大樓其他人都能獲救的原因是:「沒有可以回去的家,而這大樓就像是我的家。」,當六郎對三郎父親解說完整段故事後,三澄說了一句這部戲最難跨過卻最重要的一句話:

「只有活著的時候才能對話。」

UDI是從遺體裡面尋找死因,而有些故事跟對話是只有在活著的時候才能述說的,三郎在活著的時候對其他人說了父母的事,三郎父親則教了三郎如何用繩子拯救人,這些事在遺體上都找不到,只能在活著的時候才能說的事。
最後,三澄打電話給媽媽,即使沒有明說甚麼,「每天都很開心喔」、「謝謝」,簡單兩句話就能讓父母安心吧,而簡單的話就能夠傳達心意的關係,也是一種信任跟安心感吧?

下一季同時段的日劇標題直譯的話叫作「你有能回的家(あなたには帰る家がある)」,雖然沒看過原作但跟Unnatural第八集配上的話,覺得一切都很巧妙(也許只是湊巧啦)
前幾天把編劇跟米津玄師的對談聽完了,編劇提到這部戲其實有點沉重,偶而穿插的小劇場是編劇的巧思,也很努力拿捏搞笑與正經的線,像是中堂跟坂本借儀器時的對決,這段對局除了能與之前劇情連結之外,也能讓觀眾能夠稍微放鬆,這集東海林跟三澄討論綑綁的時候,也是嘻皮笑臉地認真探討(?)綑綁的名稱,每一集的東海林與三澄之間的對話都讓人很期待,編劇也說東海林這腳色很好寫,Unnatural大多腳色都背負著些過去,東海林的存在讓人比較輕鬆,對我來說就像是整部沉重劇的潤滑劑吧?
隻身在海外的人,也許有很多跟這集相似的情緒,但我相信我一直都有個可以讓我回去的家,也許是這後盾讓人更加強大吧。
我的偶像衛藤美彩曾說過:「媽媽對他說:『如果在東京撐不下去的話,隨時都可以回來喔!』,這句話反而能人更加努力,不想就這樣認輸。」
我想我也是吧,因為知道有地方能回去,反而能更加自由地往前邁進。
這集最讓我深思的話是三澄的那句:「只有活著的時候才能對話。」,有些感謝跟有些想法,總是自我消化之後擅自地隱藏在心中,然而誰都無法讀出人們心中的話,關於感謝以及感受,還是好好地傳達才能夠讓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更加地順利吧(所以我多話是有理由的(?

 
(日劇) Unnatural Death #10 旅行的結尾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