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日本生活 (職場) 日劇的職場黑暗都是真的—上篇

(職場) 日劇的職場黑暗都是真的—上篇

by 落足東京・PENG

不好意思我知道我的轉職還在富奸中,讓我有個地方寫個故事當作抒發...

現在任職的公司環境的好、同事的好,都是我一直以來很珍惜的點,選擇離開真的是基於一種想要挑戰的心情,本來跟公司之間沒甚麼特殊的不愉快事件(畢竟我只是一個小小小員工w)。

提出辭職之後當然要把剩下的有薪假給消化完,我也想多去公司見見大家啦(認真),畢竟每個前輩跟同事都很照顧我,大學一畢業就無縫接軌之下,希望能用有薪假的時間剛好能夠耍耍廢,有薪假是我們勞工的權利,依照法律而言公司除了季節性的理由之外(結算月份時,可以因為業務的問題請勞工換日子休),不得拒絕也不得要求勞工提出理由而申請休假

我在4月28日提出辭職的文件,5月份開始認真思考要消化有薪假時發現自己消化不完已經夠嘔了,為了配合公司的行程表
(剛好今年是黃金周出勤被安排盡量到公司的組別)黃金周時申請有薪假還被拒絕,不過那時候想說就算了少請一天也沒關係,而且也不是被排到討厭的工作就去上班打嘴砲。

公司還有奇怪的規則是:全公司分成幾個小組,假設提出有薪假申請時,全組3人以上休假時必須跟其他同組成員討論,如果真的無法換班的話也要寫備註(其實這項要求已經違法,不過身為員工要配合公司出勤人數...)因為這奇怪規定開啟了我和上司-表妹 之間的戰爭...

因為以前喜歡的偶像跟上司同名,就不想稱呼上司名稱,就亂取叫做表妹,原本一開始小組裡面超過3人請假,在備註欄裡面寫說:「已嘗試溝通但無法調整」就順利申請到有薪假,後來覺得一天一天等根本心驚膽戰,一起辭職的O桑跟我說
他一次放一堆假被表妹叫去談話之後,得到許可就瞬間全部准假(表妹重男輕女超有名...),想說表妹不想見我,但我想趕快把有薪假這件事情解決之下就在5月6日時傳mail給表妹:「我要辭職了,可以一起把有薪假請一請嗎?」其實我只是支會,不是真心要問他可不可以,誰知道,表妹竟然完全不理我、不回信也沒找我會談,表妹是HR的頭,辭職都會被約談,表妹其實根本不想留我也不想見到我吧(已哭)就只好一天一天地等准假,中間也開開心心地放著已准假的長假。

5月13日
表妹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突然想到有我的存在?!回我信了!!!!(中間整天跟J子抱怨這是甚麼鬼差別待遇)
回信內容:「如果小組三人以下的話,沒問題。」
蛤?!等了一周給我這種毫無意義的回信?!

不回信的時候覺得有必要差別待遇成這樣嗎
回信之後更火大...沒想到...
5月16這天得知19日跟22日的有薪假被退回了...用小組超過3人休假這違法理由被退回,19日當天似乎是因為有其他人換假,所以本來沒超過變超過,22日當天我已經跟人調整了對方也說沒問題,但表妹就是不給假,剛好我媽請了一整週的假到日本找我,偏偏在這時候不給假(我備註還特別寫這特殊理由),而且剛好是在表妹回信之後不准假怎麼想都感受到故意...真的是有非請假不可的理由逼不得已只好直接mail給表妹拜託他。

●mail①(日文)
我:
(正常敘述口氣說明)
「內容概述:有事情拜託,母親要來日本,已跟小組調整過但已極限,請准假。」
秒回
表妹:
「妳其他天已經請很多假了,這兩天出勤人少請配合上班。」
哈囉?其他天請假跟19跟22日有何關係?
我媽也不是天天都在日本好嗎?!

而且請有薪假明明就是我權利

法律沒有規定我不能請連假啊!!

19跟22日出勤人數基本上都大於其他已經被准假的日子

甚至異常地人太多
秒回我信的情況之下根本沒確認就說謊啊表妹

老實說被惡搞到很不爽,就問同事該如何是好,有同事就說不然再用懇求的語氣好好說明吧,再來片山似乎比較愛回英文之下,同事說寫英文就好(寫英文我也不用麻煩同事幫我確認)
●mail②(英文)
我:
「內容概述:再次懇求,當天也沒特別業務,特別業務的日子我沒有提出請假申請。」
一路拖到晚上才面對我。
表妹:
「你同組的人本來也打算請假去見父母,因為你在18~22日請假的關係,那個人就不能去了,基於公平原則以及公司最低出勤人數的限制,我不能准你的假。」
對不起,我不成熟
我收到這封信真心爆發了。
1) 公司請假不是先搶先贏,准假時期是一樣的,不可能因為我在這時期被准假,別人不行。
   所以,表妹在編故事,還想故意增加我罪惡感!!!

2) 18日是我表定休假的日子,要編故事前也不先確認一下。


3) 公平原則,同樣辭職的O桑全被准假了,我反而被表妹欺負,公平在哪?


4) 就說19跟22日的出勤人數比其他日子多,到底在鬼打牆甚麼?!



有同事一直說我應該要問O桑與我差別待遇的事情,不該自己在這懊惱...於是生出下面第三封mail

●mail3(英文)
我:
「關於公平性這點我有疑問,疑問1.一樣辭職的O桑都被准假了,請問我和O桑的申請不同點在哪? 疑問2.出勤人數比較少的日子都被准假了,那19跟22日是怎麼回事?」
完全被無視完全沒回信,也因此開啟我前往日本労働基準監督署的旅程...我只是想確認我的權益,並沒有想把事情鬧大,誰知道過幾天表妹竟然用更黑暗的招式把我逼到必須求醫的深淵...

(職場) 日劇的職場黑暗都是真的—中篇 労働基準監督署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