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日本生活 (職場) 日劇的職場黑暗都是真的—中篇 労働基準監督署

(職場) 日劇的職場黑暗都是真的—中篇 労働基準監督署

by 落足東京・PENG

(職場) 日劇的職場黑暗都是真的—上篇

收到無聲卡之後相當焦慮,即使媽媽沒來我也不想這樣被欺負,媽媽來了我更不可能把只會講中文跟客語60歲老母放生。

從這天被惡搞開始我覺得很難受,媽媽在身邊不想被擔心,正因為有這種想法反而更加壓抑,使得自己的狀況變得更難以收拾⋯
公司同事們也是覺得都要辭職了本來就沒必要要來上班,消耗有薪假是很理所當然的事,而且想說自己都要辭職了,整天跟他們抱怨公司會覺得很不好,為了心安、確認自己的認知是否正確,也想知道是否有可行方法、還有需要一個出口⋯
於是乎到了労働基準監督署一趟
會知道労働基準監督署是因為竹内結子演的「ダンダリン労働基準監督官」,真心感謝日劇常加入這些嚴肅的題材,不是整天愛的死去活來。労働基準監督署的人很有耐心地聽我敘述,也給了我一個又恨又快速的方法,基本上只要通知社長一切很快就能結束,労働基準監督署建議我立刻寫信給社長,要手寫而非mail才比較有用,向社長提出我要申請有薪假的時間,並告知已與労働基準監督署談過,事後還是沒收到有薪假核准而被扣薪水時,則是再發信跟社長要缺少的薪水,聽到這裡會覺得為何不等事後確定沒薪水再說呢?
理由是:事後才發要錢的信件時,社長可以說:
「我不知道啊~」 (學哪位政治人物?!
據說之前有位離職的同事也是跟表妹鬧得超不愉快,一樣在請有薪假時發生了一點問題,也是寄信給社長之後瞬間解決。
我們公司(労基法也有寫到類似的)有明文規定,如果臨時請病假的話可以事後補有薪假進去,所以我打算用病假來請有薪假就好,労基署則說:
「有薪假本來就是你的權益,不必要為了請而用其他理由。
萬一你事後跟社長提有薪假,但他們系統把你有薪假申請紀錄都消除了呢?一切都是無法預知的,誰知道他們會不會串通好,假設你可以跟管系統的人要data,誰知道下次被搞得會不會變成幫你的人。」

労基署把問題講到最嚴重,也讓人實質感受到可怕的日劇情節真的在我身上發生了…我只想安安穩穩地使用權利不想把事情弄太大怕搞到同事,所以打算就讓自己生病,雖然知道心裡有點不舒服,但當時想說之前有同事喝醉酒逃班卻能出來跟我吃燒肉,表妹還跟那同事說:「這日子喝醉酒倒在路上很危險呢~」 (到底對男人多好啊表妹。)病假應該不會太難請,所以沒有動用労基署的力量。
我不是想讓人難看才去労基署的…労基署除了讓我確認我的認知正確之外我需要一個第三者來讓我抒發…其實真的讓我嚥不下這口氣的原因是被欺負之外,更讓我無法接受的是「差別待遇」。
日本明明是自己不爭氣需要國外人才,公司願意替外國人辦理簽證聘請外國人就必須要有公平的精神才對(甚至對外文能力比日本人高卻領一樣薪水的外國人該更友善吧!),公司的中國人前輩之前咳嗽一直不會好,表妹就死要排他到晚上八點才下班,中國人前輩就拜託表妹是否可以準時六點下班,表妹竟然有個突發奇想說:「不然你六點去看醫生,之後再回來上到八點吧?」,到底是想惡搞外國人到甚麼時候啊?!日本同事可以喝醉酒也不會被表妹挖苦,日本人生病也不會被刁難,到底為何如此差別待遇啊?!早就知道表妹對男生比較友善,但不知道表妹的差別待遇如此露骨到令人作噁⋯
表妹這樣弄我我不想弄回去嗎?當然想啊!!!但問題是我之後的公司也許可能會跟表妹有業務上來往,我在相關產業就職總有一天會碰到熟人,實在不想被之後的公司認為我很難搞,如果我要回台灣的話我一定想辦法把問題極度放大…
總之,不想把事情弄得太複雜之下,不打算寫信給社長,就打算以有薪假補病假的方式度過這艱難的日子(?
殊不知通知公司生病時,表妹寄來一封mail,搞得我在外頭崩潰大哭….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