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日本生活 (生活) 2/20更新:在日台灣人看武漢肺炎的日本應對

(生活) 2/20更新:在日台灣人看武漢肺炎的日本應對

by 落足東京・PENG

本來想說要寫些生活的事情,但我覺得武漢肺炎(COVID-19,以表國際化來寫一下,不過還是好喔武漢肺炎)相關事件漸漸侵入我生活了。

我爸傳了LINE希望我回台灣

老實說我一點都不意外,因為日本現在真的非常誇張。

這篇整理一下東京(我待的地方)到底讓人多害怕
喔對,現在我覺得機場更危險
再加上我覺得這一回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安心回日本
短期之內我是祈禱公司能跟上腳步讓員工能夠遠端(2/17週準備中)
不然這一回台不知道有多少東西要處理了・・・

※我公司2月17日終於下定決定,讓員工能遠端工作了

  • 2月16日:整理到2月16日關東以及自己週遭的時間軸
  • 2月18日:岩田健太郎教授告發事件
  • 2月20日:岩田健太郎教授刪除影片

2月20日:岩田健太郎教授刪除影片

【這是日本。】

岩田健太郎先生刪了他拍的影片了

這部影片讓日本內部著實被掀起了一股討論之外
過去岩田自身作為專家在網路上或者節目中
說武漢肺炎莫驚慌、無需戴口罩的事情被拿出來炒
我自己沒有仔細翻這個人的過去
所以昨天貼翻譯的時候也不敢下太多評論
因為害怕自己成為被誘導的人
(雖然我自己是相信他說的「混亂」這件事啦)

很多事情各說各話之下
(官員之外,還有當初跟岩田通話的高山義浩先生)
有幾個我覺得「很日本」的部分

●官員表示「身為負責人我可沒讓他上船」

現場責任者としての私は承知しておりませんでした。

●單純做正確的事情無法帶動整個組織

●還沒達成「信賴關係」前切勿擅自建言

ただ、正しいだけでは組織は動きません。とくに、危機管理の最中にあっては、信頼されることが何より大切です。

●單純做正確的事情無法帶動整個組織

●日本比起注目危機,更專注在「找罪犯」

日本人は、危機に直面したときほど、危機そのものを直視せず、誰かを批判することに熱中し、責任論に没頭してしまう傾向があると感じています。

●雖然做不好但我們努力了,不能否定努力

官員的推特:
https://twitter.com/ga9_h/status/1229946164620869632
補充高山義浩Facebook投稿: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703278763058947&id=100001305489071


我在日本組織裡學到了「社内営業」這個字
工作中讓我最花時間的也是「社内営業」
讓公司內部動起來比讓客戶動起來困難
在公司裡面八面玲瓏的人活得比有業務實力的人好
當然我也清楚無論在哪個組織相信都有類似的情況
只是日本整體相對病態,真的是恨透了「社内営業」

有些人把「社内営業」當作是工作
把一件事情牽扯越多人的話自己責任越小
只要被催促時就把其他人拉下水
「是誰誰誰沒做」而不是自己沒做事
永遠都用理所當然的口氣批評別人
卻從來都不怪自己沒有去跟進該跟進的工作
怎麼逃避責任是最需要關注的工作

「討大家開心的事往往比做正確的決定重要」

每一個喜歡日本的人或者在日前輩都會說「這就是日本所以要習慣」

但我覺得文化可以習慣但不能覺得理所當然
日本裡面還是有著「反對社内営業」依舊閃閃發光的人
順著習慣能讓自己知道規則,但規則不一定能讓自己成長

我恨透「社内営業」不過現在都自稱我是社内営業專家
先打理好這些基本之後我才能好好地在外闖蕩
該做的事打理好,才能面對真正有意義的挑戰

2月18日:岩田健太郎教授的告發影片

【鑽石公主號:武漢肺炎製造機】

這部影片是實際到鑽石公主號一天被趕下船的專家岩田健太郎拍的
他曾經實際到非洲對抗伊波拉,也到過北京對抗SARS
他實際上船之後給的評語是:鑽石公主號是武漢肺炎製造機

這篇文最後也有貼英文版本,投稿裡面也有擷取部分翻譯
無論日文跟英文都可以直接開自動字幕看一下
為何專家稱鑽石公主號為「武漢肺炎製造機」

整段影片除了提到鑽石公主號的失控之外
也點出很多日本政府這次「很日本」的部分
以下都是影片中的說詞,並非我的評論:

=============================

【上船前】
一開始本來要以傳染病對抗員身份上船,但因為團隊不能再加人
不能為了我一個人開特例,最後以DMAT(災害派遣醫療團隊)身份上船

臨時又接到電話說不知道誰但有人很反對我上船
上來的話會有人很困擾的,很怕不能以DMAT身份上去
之後又有電話提議說不是以傳染病專家而是以DMAT的一員
做DMAT的工作的話就可以上去了,很神秘
不過之後有機會處理傳染病的部分的話還是乖乖聽話,總之很神秘


=============================

【DMAT】
本來以為一直在DMAT的人下面工作就好
但DMAT的負責人說我又不是專家也不期待
既然我是負責傳染病的話就去做傳染病的工作

=============================

【船內】

船內非常誇張
當然非洲的伊波拉跟中國SARS很可怕
不過從未害怕自己本身被傳染
因為我是專家,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不會被傳染
知道如何對抗傳染所以在非洲跟中國都不會感到恐懼
然而鑽石公主號的狀況非常淒慘
打從心底感到恐懼
覺得在這狀況下被感染武漢肺炎也莫可奈何

「安全區跟危險區完全沒分別」

在我們傳染症的世界
明確區分安全區(Green Zone)跟危險區(Red Zone)是理所當然的
但鑽石公主號整個亂七八糟
船內的人(醫療相關人士?)也說覺得自己應該會被傳染武漢肺炎
真的很誇張,通常負責傳染病的人就是以保護醫療人員為大前提啊
但這艘船已經違反規定了

=============================

【運送病患的醫院】

到運送病患的醫院跟研究院的人一起移動時
跟患者擦肩而過,這真的很沒常識
確認了一下才知道那邊根本沒有常駐的傳染病專家
不敢建言,就算建言了也不當一回事

之後我跟政府上層討論這件事
官員對我的意見不聽就算了還一臉厭惡

=============================

【下船】

被通知說有官員不爽我所以我不能再上船了
這次是日本的失敗,隱藏失敗更是失敗
日本做不好很丟臉,隱滅事實更丟臉
狀況比北京還糟糕

=============================

噗浪有全文逐字翻譯稿:
https://www.plurk.com/p/np5xn9

以上為進鑽石公主號一天,專門家看到的狀況
因為官員不開心被趕下船的專門家
船內狀況比北京還不透明


這是日本面對災情的狀況。

日文(已刪除)https://youtu.be/W3X3RSmf7ds
英文:https://youtu.be/vtHYZkLuKcI

※WHO幹部說日本對應做很好
https://www.sankei.com/li…/news/200219/lif2002190021-n1.html

※陰性的人下船無需隔離,可以坐大眾交通工具回家,發健康小卡
https://www.okinawatimes.co.jp/articles/-/536787

2月16日:時間軸

2月16日整理了關東區域跟自己周遭發生的事情如下

可能也有一些小企業有實行
但正式成為新聞的第一家企業是GMO

當時日本還搶得到口罩。

【1月29日】日本第一班撤僑班機抵日

兩位回日本的人拒絕檢測
網路上稍微罵一下但還沒到引起公憤
傳送門

撤僑班機是國民稅金喔。

此外,我司說要找來自武漢的留學生進來實習
我問了一下這學生有沒有回國過年
跟他家人有沒有來日本過年
就被公司的日本人說:「我幹嘛歧視別人。」

真希望今天你們這群人還能說得出歧視這個字來指責我
危機管理懂不懂?!
傳送門

傳送門
這篇文章著實寫出為何我同事說我歧視,呵呵。

觀光巴士小姐因為擔任中國旅遊團而受感染
我覺得這病例讓關東地區有稍微緊張一點
再加上這位感染者年紀為20
著實打破大和魂心中的幻想
「啊不就老人才會感染嗎?」

這時候關東的口罩就真的不是只有中國人在搶了
從這天開始我買不到給自己用的口罩了
(偶爾遇得到小孩用的口罩)

因為維尼快樂組織(WHO)說現在病情嚴重
日本很乖地聽從WHO指示將武漢肺炎
可以強迫人遵從檢查或者封閉醫院等指示
同時禁止過去14天待過湖北省的外國人進入日本

以為日本要跟上腳步了嗎?
才沒有呢。
這天老實說還是很灰心
傳送門:
https://www.facebook.com/tokyo.monster.OL/posts/2524262704351779

 

【2月2日】捐贈口罩

日本各地捐口罩已經不是新聞了
捐口罩捐到日本買不到,還有很多人發大財
推特還有很多日本人覺得資本主義就是這樣
賺這種災難財也是一種頭腦,好喔。

標題的捐贈口罩是指我母公司社長的愛心
笑死人了我們自己都買不到了是在做什麼人情
傳送門:
https://www.facebook.com/tokyo.monster.OL/posts/2524262704351779

【2月3日】鑽石公主號到橫濱・密克羅尼西亞先知

這陣子看到鑽石公主號全球總裁史瓦茲負責的態度更覺得心酸
日本可是到215日才檢查全船呢。

密克羅尼西亞在23日公布日本為武漢肺炎感染國
有可能沒辦法入境

看了下一個新聞更覺得密克羅尼西亞是新知
即使我自己是在日台灣人都希望台灣趕快行動
日本真的非常危險(沒有危機意識)

看到這新聞的時候就覺得很不妙
日本一定有更多淺在的病例沒被挖出來
這天拍了影片因為覺得日本真的很可怕

【2月5日】中國航線減班

這一天是樂桃發表直接停止中國航線到三月底
隔一天ANA也發表減班

合計61個病例,不算在日本頭上
不過日本還是很ㄎㄧㄤ

日本政府提供10億円給WHO,稅金。

在武漢有日本人可能因武漢肺炎死亡
我沒去追最後到底有沒有確診(畢竟在武漢・・・
這時候日本幾乎還是美國流感更可怕死亡率好高
武漢肺炎什麼的老人比較危險吼

這樣。好喔。

28日~211日我過得很糟,沒辦法注意到世界,抱歉)


這真的著實讓人正式地有根據地懷疑日本政府的對策
為了觀光也好或者奧運也好
新聞也一直說觀光淒慘巴拉巴拉
好,衝經濟是吧,好喔。
先撇開衝經濟,連檢疫官都被感染是???!!


事後知道原因是檢疫官用相同的口罩也沒有遵守消毒規定
檢疫官誒???!!!
日本連檢疫官都沒有正視嚴重性???!!!
希望不要是因為捐口罩捐到沒辦法讓檢疫官換口罩
希望單純只是這位檢疫官疏忽喔?

先不說這檢疫官很普通地脫下保護衣搭電車回家這件事^^
越說越可怕呢。

【2月13日】東京都內病例

好喔,東京都內的計程車司機感染了
(這病例更之前就發表了)
身為計程車使用者覺得驚嚇
漸漸地覺得東京都內日本人似乎有開始重視了?!
這一天這位計程車司機讓整個源頭再往上一層,找到可怕的忘年會慶祝源頭。
 
2
16日也多虧追查到這位司機的傳染源
讓東京再確診5個病例

這天的病例讓我覺得東京有動起來了
也因為這個病例更發現日本多荒謬

22日開始發燒,在千葉縣裡面找了三家醫院都還沒改善症狀
途中還是依舊吃退燒藥上班,很日本。


2
10日在第四家醫院被判定為肺炎之後入院,此時還沒確定是武漢肺炎。


2
14日一早網路上開始流傳有大樓因為有感染者被封鎖,一開始看到是中國人寫的,再加上後來有人去該大樓看據說是一般營業,我一直都不相信日本會因為病情而封鎖大樓,到了NTT Data正式發出公告才知道該大樓真的全員隔離並消毒,公告裡面也沒提到是依照政府規定或指示,是企業自主的。

很日本的病例,發燒也要繼續上班,跟我副社長一樣。
傳送門

同時日本並沒有積極檢測感染的可能性,當然我也不是專業人士
很多醫院也沒有檢測的人士,需要撥打專線才能
夠對應

也許這位病例自己覺得有可能感染時,不是主動撥打專線而是到一般診所有錯,然而一般診所也沒辦法好好輔導,甚至沒有想到感染的可能性,重要的公告每個人接收的方式不一樣,沒有傳達到一般人就算了連醫院都這麼怠惰,這位病例已經在電車上晃了多少天了?!

這一天,日本雅虎要員工不要參加大型集會,也讓員工能避開上班的尖峰時刻,NEC公告217日開始全體員工遠端上班。

【2月16日】東京再增加病例

東京增加五個病例,跟計程車司機有關就算了
其中有一位還是醫生


上面還沒提到死亡之後才確診的病例,以及和歌山醫院那荒謬的醫院,才說沒有社區感染隔天被打臉,之後又說無法掌握傳染途徑,日本已經很失控了,但這時候依舊會有美國流感新聞來壓武漢肺炎的嚴重性,真的很神秘。

 

215日公司開始「考慮」之後的對策,首先要我們避開尖峰時刻還有延遲跟客戶的餐會(在這之前已經說非常時期盡量避免花費惹),從NTT Data的病例就知道一定有更多感染卻沒有被確診的病例,再加上公司大樓非常封閉又充滿各式各樣的人進出,有腦子都能判斷出我們處於非常危險的狀態。
我知道很多事情不能亂下決定,再加上很多新人不到公司可能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然而現在我真的覺得一切都很恐懼。

我在日本沒有家人,沒辦法用家庭因素等申請在宅,我也很健康,沒辦法說因為身體不適而留在家裡,我可以說謊讓自己待在安全的地方,然而我覺得公司不該讓遵守規矩的人曝露在危險之下。

我們公司先撇開武漢肺炎,流感跟病毒性腸胃炎都已經有複數的病例了,到底在遲疑什麼?

這句話也是給我自己,到底在遲疑什麼?

沒人保護自己的話只能自保了。

無關武漢肺炎的心得

這次因為想讓更多人知道現在日本的狀況
把自己整理的東西貼到公開的地方
被回:「不習慣日本就回台灣」「你還是暫時回台灣吧」各種陌生人的關心

我想日本不是說不得,也不該因為一件事就發大絕要人回台灣吧(
當然自己把東西貼在公開的地方是必要承受什麼
只覺得這種時候還要討論要習慣日本、台灣也很危險之類的,實在很多餘
日本做不好是事實,到處都很危險也是事實
人在不懂別人的情況下,甚至沒有看整篇文字下面就先開大絕
這樣要怎麼好好地正視問題呢?

我很習慣日本也很喜歡我常常嘴的公司
也常常在公司跟同事和上司檢討公司的不足
聽起來很像在罵公司不過正是因為知道不夠好,才要一起提出來想方案改進

我也終於面對到先入為主或者不能罵日本這種風氣
人生上了一課。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