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日本生活 (生活) 交涉跟抱怨的一線之間

(生活) 交涉跟抱怨的一線之間

by 落足東京・PENG
2021年2月2日|一個月每日更新 Day 2
今天是睽違124年的2月2日節分喔,通常是2月3日,但因為每年地球公轉並非是整365天,再加上閏年的原因,默默地睽違124年變成2月2日惹!
所以我買惹恵方巻朝著南南東嗑完😊

還有買惹莫名的「白い恋人」飲料版,超甜😂😂
這幾天跟現在的上司交涉我的KPI,前幾篇投稿也提到公司體制問題,很神奇的我手上沒有半個交接案件,所以用一樣的KPI來判斷我的成績根本不合理,但要如何跟上司表達體制讓人不滿,又不讓對方覺得我過於怪罪環境(本人還是打算努力),其實很難表達出不過於抱怨但又需要給上司知道我的窘境。
體制不公→身為大人理解世界是不公→即使這樣還是不能白白當M→環境問題讓人很火但高意識地說「那自己努力行動就好啦!」也不難了解→即使這樣體制就是不公!
我跟上司交涉:
①降低KPI:因為手邊沒有穩定的案件會進來,陌開需要的期間比代理店長,至少要給我開發的時間。
②內轉其他職位
交涉過程當然沒很開心,上司身為公司的人還是必須替公司說話,體制不公也沒辦法,但上司理解陌開的難度,他會適度地幫我調整KPI,不至於讓我達成率太難看,不過記得對外要表現出「不好意思的感覺」。
沒辦法完全接受這狀況,然而在這種不公的環境下,只要超級有能力依舊「有機會」突破,但我也直接跟上司分析說,當然夢想是可以立刻成為超級厲害的業務,然而事實擺在眼前,超級厲害的業務拿到的案件根本也不穩定,上司也承認公司偏袒某公司出身的社員,既然這樣一開始根本就不該找其他人進來當沙包啊。
還記得標題的【交涉跟抱怨的一線之間】嗎?
老實說討論公司狀況時,不時停留在抱怨的階段,很少去分析「解決」,如果有心打算解決的話,自然能進入分析並且給出自己的方案,即使公司不可能完全聽話,但指證他人(跟體制)時,如果只指出錯誤卻不給任何方案的話,只是否定而不是真正的幫助。
這次不覺得我的方案有被完整採納,公司依舊覺得我是有業務能力(然後就不降KPI逼我的藉口ㄇ),內轉幾乎是不可能的,上司確實有調整數字但沒有實質上拯救現狀,老實說現在拿疫情前的業務活動,來跟現在比不公平是事實,上司也承認體制不公,唉。
為什麼人類要工作呢(定期廢話)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