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日本職場 (工作) 文組在日本IT業做什麼?

(工作) 文組在日本IT業做什麼?

by 落足東京・PENG

「IT業界的文組到底在做什麼?」「就是業務對吧?事務工作?」

提到自己在IT業界工作時,基本上會被問到類似上面的問題,老實說也不是刻意隱瞞工作內容,而是做的事情太多了不知道從何解釋,所以這篇介紹我在日本IT業界中,身為文組做的工作(是我的個人經驗,並非全部人一樣的)

※沒一一打職位名稱是因為覺得自己根本不只做「Account Executive」or「Global Business Manager」,再加上每家公司同樣職稱內容也不一樣,僅供參考。

進公司學的用語・基本事務

 沒經驗進入公司的一開始,跟著任何會議都非常痛苦(死臉)

基本的CPC、CPM、CV、CPA、CTR、ROAS、ROI、imp、PV、inview-rate我都不會,還要懂Google Analytics(結果到現在我只知道日文的用詞)以及Google Tag Manager的Tag設置,到後來跟進開發會議時,接觸request平均、rollbak、mangodb、還有解讀api文檔案等等。

timshadel@flickr

到現在也不敢說全部都熟透,總之至少知道大家在說什麼了(抓頭)

基本事務不外乎合約處理,跟法務和財務溝通合約,發invoice給部分客戶還有催款等等(雖然後期有派遣進來當業務助手,但那些好康不屬於我der,到最後還在跟財務和法務談客戶合約Tell me why)

廣告提案・運用

廣告提案大略分成效果型以及品牌型

效果型

客戶非常在意數字,所以向客戶提案時,要先掌握現在公司的廣告潮流,以及效果好的廣告活動相關的所有數字(消化金額、平均CPC/CTR、CPA、期間等等),這些客戶在意賺不賺錢以及廣告運用tips,所以即使自己經驗沒有這些客戶長,也要掌握自己公司裡面的運用know-how,才能讓客戶花錢(炸)

品牌型

應該有些看專頁的人比我還了解,真的是需要花更多心力🤷‍♀️這一類的客戶當然會看數字,除此之外更注重「報告」,跑廣告前的確認事項跟跑完的確認事項都非常多,而跑廣告前的提案需要先知道市場狀況,了解自家的優劣勢,再以最近的市場潮流去說服客戶使用自家平台。

所以除了數字之外,提案資料的製作能力、資料說服力以及對市場的認知程度,都是提案之前需要準備好的。

無論是效果還是品牌,最重要的是提案時需要有「故事性」,也就是提案的邏輯,「因為〜,所以推薦〜」,寫到這邊應該有人會覺得我在說廢話,然而真的看過太多業務只會push,卻沒辦法好好敘述理由,很難打動客戶的心。

運用

除了累死人的狂看dashboard的廣告運用之外,這邊的運用是指跟客戶的關係,最誇張的時候手上大約有20個活躍客戶,那時候每天要即時回覆問題,slack、facebook、chatwork等,以及緊盯著他們的廣告活動,每天都覺得被訊息跟郵件追趕到不行。

然而跟客戶的關係維持比提案還要重要,提案成功之後與客戶的關係度,可以推測出自己未來的業績,當時間被追趕的時候需要會分優先程度,哪些客戶能在最短時間內拿出成果,哪些客戶需要花時間但也能拿出不錯的成果,是我後期最花時間去運用的部分。

我在面試時問過新公司的老闆說「你覺得身為業務最需要的能力是什麼?」

「能推測出自己業績,掌握好自己與客戶關係以及客戶狀況的能力。」

分享給大家參考〜

 

開發管理・溝通

到中期階段手上的客戶需要一些新功能,我也參加了新產品團隊,除了平常業務要做的事情之外還兼任PM(抹臉)。

從客戶那邊得到需求之後,需要了解實現的可行性以及公司整體開發排期,最重要的是要給出預測業績,必須說服業務團隊跟工程師,讓兩者都能接受新功能的開發(當時PM團隊還沒成立),突然那些code跟如何跟工程師溝通都變成工作之一,每一次的會議都學會新單字,也漸漸懂得data保存的事,以及這些infrastructure的費用多驚人(炸)

至於新產品的部分,跟原本負責的產品提供的客戶群不一樣,等於我又要再學多一種業界的知識,以及日本國內外的市場調查,再加上產品還在改良階段,我作為業務方提出期望,跟海外工程師團隊的PM溝通實現的可行性、開發排期、測試以及上線的排期。

整合業務的需求 + 提出業績預想表 + 安撫好工程師=新功能開發

當然還有後期確認產品穩定度,以及回報給工程師功能上線的滿意度等等,這些是中期最花時間跟心力的工作。

事業開發・管理

後期很常跑海外是因為被任命做海外事業開發,顧名思義要去開發海外客戶,以及跟當地的成員team building,接觸客戶前當然也少不了海外的市場調查,除了平常業務做的事之外,要搞懂各國的data管理方式跟法律,server設置以及各國的商習慣。

再來需要將事業的收益預測數字,做出數字需要多少資源,每一季度的預想以及預想背後的行動,都要定期上報給老闆們,後期做的事情很雜,不過也理解到事業發展的複雜性,但學到更多的是「如何做出討好上司的資料」(掩面)

把日本那套直接複製到海外未必會成功,然而不這麼做卻不順利時老闆又會生氣,所以我最後學到最多的是「如何討好大家」。

簡單地說,的確學到的很多實際能用到的知識,但更多時間是在學做人。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